買了新鞋 · 美食 ·

久違的滷煮

前幾次去協和醫院看病,就總想著去東四吃個滷煮。門前不好停車每每作罷。

堂食開了,又正好去協和看病需要餐後兩小時的指標。機會這不來了,抽完餐前血就麻利的走出醫院,騎輛單車出發。路程不算遠,約嘛一公里多點,說話就到。事不如人願,騎來的路上有要是沒開門怎麼辦的想法,說著就靈驗了。果真沒開門,疫情下餐飲是真的不好干。遺憾的同時把希望寄托在下一家滷煮店。

兩家滷煮店基本是挨著的,相隔數十米。這家開著。

了。果真沒開門,疫情下餐飲是真的不好干。遺憾的同時把希望寄托在下一家滷煮

掃碼進入,點餐,遺憾又來了,聽店家說由於昨天是疫情後剛開張的第二天,備料不足,所以只有小腸滷煮,沒有大腸的。唉,好歹是滷煮,大小不同這點事就別糾結了。

要說一碗雜碎加倆火燒拼湊出的滷煮買36一碗,真的不算便宜。

點,說話就到。事不如人願,騎來的路上有要是沒開門怎麼辦的想法,說著就靈驗

端上桌先拿勺子叨了叨,沒有五花肉,這在我心裡感覺上是有點不滿的。至於味道,怎麼說呢,比剛剛要去的北新橋滷煮差了一些。早些年,我是覺得東四滷煮店味道要比北新橋的好,那時還都應該是國營店,服務態度一個比一個喪,就跟我給了錢就應該立馬走人,不應該再麻煩他們替我盛碗滷煮似的。

小半年前我帶著兒子來吃,先吃的北新橋滷煮後吃的東四滷煮,我倆一致認為北新橋滷煮好於東四滷煮。這就是時代的變遷吧,味道會變,因為手藝人變了。

先吃了幾口,咸,估計吃完整碗我就得變成夜魔虎。總之,萬一一會兒我有什麼事也不能跟人家解釋說我早上鹽吃多了!只好起身又買了油餅。這無形中打亂了我明天早飯的計劃,因為我是想著明兒個早上去紫光園吃油餅和雜碎湯的。真的是人生無常,大腸包小腸。

坐在我身邊的幾個食客看著我從櫃檯端回油餅,他們的微表情告訴我,他們心裡活動是:這特麼孫子碗裡有火燒還要就油餅!我的心理活動是:這特麼碗裡的火燒也齁咸!

最後扒拉完,碗裡剩下了所有的火燒,我實在是「咸不住了」。

起身,跟剛才那幾位有過微表情交流的老幾位點頭示意,走人!北京老爺們不管咸不咸,都要有禮貌。

走出滷煮店,發現陽光出奇的好,根據我所知的常識,曬太陽補鈣,那好,坐下來曬曬太陽。

來了,抽完餐前血就麻利的走出醫院,騎輛單車出發。路程不算遠,約嘛一公里多

路邊上就是小花園,長條椅上已經有些大爺在坎山了。我也坐過去,坐得近,我其實是想聽聽大爺們在聊什麼呢。聽了會兒,他們聊的也沒什麼高屋建瓴的真諦。到此時,我倒是想問問他們,帶牌了嗎,帶了就敲幾把,別在那嘚嘚了。過會兒轉念想,也不成,真帶牌了我也不能跟他們玩,畢竟我小他們幾歲,我要有個年輕人的樣子。

再說回滷煮吧,這口味重的食物,外地人能接受的少。我就曾帶著上海朋友吃過這東西,好像接受不了。當然,我還是從微表情里看到的。更重要的是她沒怎麼吃就說飽了……。之後,又去吃的西餐,看著她餐後空空如也的盤子更加證實了我的推斷—她不愛吃滷煮。

就我個人喜好,我更喜歡方莊的小腸陳,味道有秉承,環境和食材也乾淨。但是,網上看很多人不這麼認為,覺得還是男主繼承的小腸陳更有街景氣,而方莊是女主繼承的差一些。其實,這在於那碗滷煮端上來之後,你自己能不能再通過自己調的小料來充盈該有的味道。當然,口味是個人感覺,不多加評論。

我該出發去醫院了,我決心走過去,看看曾經熟悉不過的街景。

作罷。堂食開了,又正好去協和看病需要餐後兩小時的指標。機會這不


前幾次去協和醫院看病,就總想著去東四吃個滷煮。門前不好停車每每

走了您吶。

聲明: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explain01僅提供信息發布平台存儲空間服務。
喔!快樂的時光竟然這麼快就過⋯
繼續其他精彩內容吧!
more